[防艾办] 吃药也不能忽视了戴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3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平南防艾办 于 2020-10-23 16:32 编辑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体液中的病毒量称为病毒载量,艾滋病抗病毒治疗(俗称鸡尾酒疗法,英文简称ART)会抑制体液中的病毒载量,直到通过标准测试无法检测到或者只能找到微量的病毒。这通常被认为是获得了“病毒学抑制”,即治疗成功。研究表明,ART可大大降低艾滋病性传播风险,接受至少6个月的抗病毒治疗之后,如果血浆中检测不到病载量,可以认为感染者不再具备经性传播病毒的能力。


2007年至2018年,全球关于数千对夫妇(也包括同性伴侣)的四项艾滋病毒传播的大规模研究结果证实了“U=U”的说法。“U=U”是“Undetectable = Untransmittable”的简称,意思是“HIV检测不出就等于不具有传染性”。这些参与研究的夫妇中一位是艾滋病毒感染者,另一位则不是。研究结果表明持续进行艾滋病抗病毒治疗以维持无法检测的病毒载量是预防艾滋病毒性传播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也就是说,病毒载量检测不到(200拷贝/毫升以下)的艾滋病毒阳性感染者即使与阴性伴侣发生无保护性行为也不会导致阴性伴侣感染艾滋病病毒。这是振奋人心的结论,它证实了“治疗即预防”措施的有效性,也有助于促进高风险人群尽早接受检测,确诊后尽快治疗,以提高个人生活质量及保护性伴侣。


在中国,性传播已成为目前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全国艾滋病疫情估计报告显示,2019年经性途径传播的HIV感染者占当年新报告感染者的97.1%。如果感染者治疗成功,是否就可以在性行为中不用安全套了呢?


微信图片_20201023162731.jpg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要看到“U=U”结论后面的“通关秘籍”。首先,研究中的“不可检测”定义为低于200拷贝/ ml,即在这个水平以下不会发生传播。我国目前大部分地区疾控部门采取的是一年免费测定一次患者血浆病毒载量,一年中血液病载的动态变化不能及时掌握,因此,在不能确定近期病毒载量水平的状况下,不建议发生无保护性行为。其次,达到不可检测的病载水平依赖于良好的服药依从性,但我国艾滋病患者/感染者抗病毒治疗依从性在不同地区的调查结果差距较大,并且尚未完全达到国际上提倡的95%的水平。还是有病人没有按照医嘱服药,中途停药,甚至未用药。因此,依从性不好的服药患者不能轻易抛弃安全套的束缚,放飞自我。第三,服用抗病毒药物发生无保护性行为不能阻止性传播疾病的感染(STIs)。如果罹患性传播疾病可能也会在某种程度上提升艾滋病感染的风险。性病可能导致皮肤以及粘膜更容易破损或出血,让HIV更容易进入人体。最后,U=U不代表适用于所有传播途径,非性途径传播仍可能发生。病毒载量不可检测能够降低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但并未完全消除这种可能性。2018版艾滋病抗病毒治疗指南中仍然建议艾滋病患者女性尽量避免母乳喂养。如果吸毒者使用注射器并共用针头,也可能还是有一定几率感染,但目前并无研究数据。


微信图片_20201023162729.png


除此以外,通过研究性传播发生的机制,我们发现性传播 HIV 的风险与生殖器中的 HIV RNA 水平密切相关,国外的一些研究发现,约15%的男性患者在接受ART6个月后,虽然血液中的HIV已经降低到检测不到的水平,但其精液中仍可检测到HIV。精液是细胞和血浆成分的复杂混合物,在精浆中含有HIV RNA病毒粒子,在受感染的精细胞中含有HIV原病毒DNA。精液中的病毒数量在不同种族和不同HIV亚型之间存在差异。鲜有研究报道接受ART的中国HIV男性感染者精液中HIV的含量。佑安医院在2016年发表的文章中报告了16 例男性患者在接受ART6个月后,血浆中均检测不到HIV RNA 的情况下,其中 15 例患者精浆中均仍可检测到 HIV RNA,这一比例远高于国外的报道。而在佑安医院的另一项研究中发现,19名中国男性患者在接受ART6个月后,虽然血液中已经检测不到HIV RNA,但精液中HIV RNA和HIV DNA数量仍然很高。一项正在开展的研究项目的阶段性结果表明,服用抗病毒治疗药物1个月即可显著降低HIV感染者血液和精液中HIV-RNA病毒载量,血液中病载水平下降明显。抗病毒治疗在血液和精液中的治疗成功率均达到了70%以上。但有13.9%(19/137)的患者在血浆中的病载水平已<400copies/ml,但精液中病载水平仍≧400copies/ml,不能完全排除性传播风险。


由上可见,“U=U”虽然经证实显著降低了艾滋病经性传播的风险,但并不是无保护性行为的“保证书”,所以,在此提醒一句,吃药也别忽视了戴套。


微信图片_20201023162722.jpg



参考文献:


[1]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全国艾滋病/性病综合防治数据信息年报[R].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2019:12,1.


[2]Baeten JM, Kahle E, Lingappa JR, et al. Genital HIV-1 RNA predicts risk of heterosexual HIV-1 transmission[J]. Sci Transl Med, 2011, 3(77):77ra29.


[3]Osborne BJ, Sheth PM, Yi TJ, et al. Impact of antiretroviral therapy duration and intensification on isolated shedding of HIV-1 RNA in semen[J]. J Infect Dis, 2013, 207(8):1226-1234.


[4] 焦艳梅,刘翠娥,陈威巍,等. HAART 后血液及精液中 HIV 水平的比较研究[J]. 传染病信息,2016,29(6):333-335.


[5] Peiwei Du, An Liu, Yanmei Jiao, Cuie Liu, Taiyi Jiang, Weijun Zhu, Yunxia Zhu, Hao Wu and Lijun Sun. HIV RNA and proviral HIV DNA can be detected in semen after 6 months of antiretroviral therapy although HIV RNA is undetectable in blood. Microbiol Immunol 2016; 60: 187–195. doi: 10.1111/1348-0421.12361.


来源:中国疾控艾防中心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找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