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 从马练农军到二万五千里长征 ——李发南回忆战斗历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6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从马练农军到二万五千里长征                 
                                                   ——李发南回忆战斗历程
       我不认识龙铁筠。当年鹏化山区农民运动起来时,我也赶热闹参加了农会,并且参加了打土豪劣绅的农军。我参加了打同生村姓蓝的土豪家,打了很久,打进去了,土豪民愤极大,农军把他捉到马练杀了。那时国民党有一连兵,百多条枪,从利俩进来,要打我们,反被我们包围了,缴了他们的枪。后来我们在水晏好像开会,又是煮饭杀猪,好多人。我在山上放哨,看到民团来了,我跑回去报告,大家饭也没吃上,街上就打开了。我们退到石刻,龙铁筠在区农会,他就带我们过河。龙铁筠当时说,非打打他们不可。民团烧了龙铁筠的家,我们从对河放枪。后来有老百姓跑来告诉我们说,民团从下面过河包围你们了,龙铁筠就带我们撤退。他对人们说:“我要上山劫富济贫,愿跟我去便去,不去便回家。”我便回了家。当时龙铁筠刚上中学,是个十八九岁的学生哥。
微信图片_20190606100832.jpg
      我回家后东逃西躲的,民团杀了我们不少人,心中很是愤恨,又很不服气。当时地主豪绅欺人太甚,我们农军不少人总想找机会再干。那时我的生活也无着落。我给同生放过一年牛,又打过一年工,我会编织竹笠,又会织箩筐,还干过造纸。我在罗香新村帮人造过纸。有一次从纸厂去马练买米,回来遇到土匪,被捉住了,他们要了我的米才放我。家里是很难生活下去的,国民党又清乡。我们几个人便商量出去找枪回来再干。我家里人是不准出去的,我便偷偷跑出去,那时我虚岁十九。同时去的还有马练街两个姓卢的,一个姓张的是我家对面村的,我们家还有安凤的哥哥,还有一个李佳南,再有马练的李三,我们叫他三利,前几年才死。现在可能还在的一个,是罗香进去的,住在路边,我去过他家,叫李十二的,好多人同时去。
       我们向江西走,想投李宗仁的广西军。后来大家分别入了军队,李佳南跟连长当勤务兵,连长向李宗仁部队交了兵便回来,他也跟连长回来,后来他当土匪,解放时被杀了。李三,就是三利,到湖南就开了小差回来。安凤的哥哥——李安朝在湖北和我分开,以后不见了。解放时他在国民党军中回来,后来参加土匪被打死了。多少年呀,好多事记不得了。
       我们本来是想出去搞枪,特别是搞手枪回来再干。但以来的事情都是很难意料到的。1930年,我到湖南长沙,后来又到湖北沙市,在李宗仁的第七军,被张发奎缴了枪,把我们拉来拉去,又从宜昌跟到湖南,何健叫我们当兵,当官的他不要。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有,只好暂时栖身。到长沙,我们又开了小差,要回广西,又没有钱,从长沙坐船到衡阳便被当兵的卡住,扣下了。我们那时三个人,一个广东的,还有一个广西的。我们商量怎么办,这时是晚上十二点,又没有地方住。当官的讲,当兵的话明天给你发十元银。我们就决定当兵,搞两个钱再跑。但得了钱却跑不出去了。部队开车到湖南澧县,要跟贺龙的红军打仗。但他不打我们,我们也不打他。我想,可能是我们的团长跟贺龙有关系,因为他抓到贺龙的十多个人又放了,住了一年双方没有打过。后来我们团长调走了,又来了一个旅(三个团)来换我们团的防地。我们走没几天,还未到新防地,贺龙就打进去了。彭德怀的红军当时又攻打长沙。后来调我们去打长沙,追红军。只发三日饷,一个钱不发,我们又跑回来了。

微信图片_20190606100836.jpg
▲原区政协副主席李发南旧居

       1930年,我们打浏县文家市,给红军打败了,当时是在湖南何键部队,我和很多人都作了俘虏。碰到两个讲广东话的人,问我回不回家,回去发三块光洋路费。我说回去干啥,我找都找不到自己的队伍呢。于是参加了红军,在红军三支团机枪连当兵。不久,就叫我当班长。那里用汉阳造的水机关,我黑夜都可以拆装。我们部队曾执行“立三路线”攻打长沙,没有打进,因为毛泽东同志不同意打,即退回江西。后来参加四次反“围剿”。我当排长不久,国民党二十六军在江西暴动,加入红军,新兵很多,便调我去当指导员。现在民政部长程子华,他当时是师政委,我是连队指导员。在江西同一排的有一个叫张云利,现在是商业部副部长。在江西还认得了邓小平,但他不认得我。在江西打仗多,有时一天打两三仗。反四次“围剿”时我当连长,这个战役打胜了,但没有打好。我在广东南雄县水口镇战斗中受了伤,子弹从右眉头进,从眼角出,眼睛也坏了很久,以后就转到后勤工作。我是彭老总的三军团长征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从头到尾我都参加了。
       八年抗战时我在刘邓大军中,转战在太行山。我还是搞后勤,当后勤处长,后又当后勤部长。解放战争时随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我在鄂豫军区当后勤部长,直到解放了武汉,我们才从大别山出来,到解放了广西,上级说,你是广西人,还是回广西工作吧。这样,我就到桂林,先当物资接管部部长,将国民党的物资、财政、银行和税收等都接收过来。成立广西省政府后我当财政厅副厅长。以后又到区党委组织部。几十年了,有些事记不起来。个人历史没有什么好讲的,弄得不好,就成了吹嘘个人。
        解放时我回过家乡搞土地改革。回到家就问龙铁筠呢?乡亲们说给捉起来了。我急忙到解放军中叫人找他来部:“你是龙铁筠吗?”(到这时我也不认识他)他说:“是呀!”我问:“你回来干过什么?”因为我听说他在农军失败后跑出去也参加了红四军,后来打断了腿,回家途中被国民党部队捉住,留下他在连队当文书。不久他又跑,到梧州又给抓起来,找人保释后才得回家。龙筠当即说:“我没有干过什么坏事。”我又问为什么抓你。他就说有人讲他有枪,从前是有,现在没有了。我叫解放军放了他。我说还可以利用他,他会讲普通话,会写字,跑了我负责。后来他写信给我要求工作,没有结果。听说村中人排斥他家,讲龙铁筠当年杀人多,他家又是地主什么的。当年他是革命的嘛,他是搞农会的嘛。我那次到龙满乡,是五一年,有个人交给我一个保存了几十年的印,是龙满乡农民协会的大印,四方的,他房子都给国民党烧了。他说:“我看还是有希望的。”所以他一直保这个大印,他一直保存着对革命的希望。
微信图片_20190606100839.jpg
▲原区政协副主席李发南旧居
注:李发南同志是平南县马练瑶族乡马练村那俩人,曾任广西财政厅厅长、区政协副主席,2007年10月在南宁逝世,享年100岁。本文是根据他于1981年10月在南宁的谈话录音整理的。

发表于 2019-6-6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老战士敬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6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今天的幸福都是他们打拼下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6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6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6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厅长特批的大煲还在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找客服